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2月 11日 周一 9:59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帖子发表于 : 2016年 2月 9日 周二 9:12 pm 
离线
初来乍到

注册: 2013年 3月 3日 周日 8:54 pm
帖子: 9
埃利奥•瓜里斯科 (Elio Guarisco)

英译汉:莲海
审校:无央

介绍:大圆满同修会SMS老师埃利奥•瓜瑞斯扣(Elio Guarisco)就这个话题谈到了修行组织、在个人进化和他或者她外在的活动之间要达成良好的平衡,同时不能迷失在群体活动中而变得盲从。

信仰根本上来说是个人问题。当信仰转化成一个组织,它便走上了一条危险的道路。这里有一个小故事:

魔鬼和他的一个朋友在路上走着。不知什么时候,他们面前有个人弯下腰从地上拣起了什么东西。那个人看了看它,然后把它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魔鬼的朋友说,“我想那个人捡到了什么呢”。“他发现了一条真理”,魔鬼答道。“啊,那可对你不利”,朋友说。“哦,不会的”,魔鬼回答道,“现在我要做一些事情让他来组织一下。”

当我们试图组织信仰的时候就存在让它固化,或者更糟,让它消亡的风险。信仰可以成为一种信念、一个强加于他人的宗派或宗教,就像过去的几个世纪的宗教历史上经常发生的那样。

首当其冲的危险是我们创立起来的组织会变成一种禁锢,一个使个人裹足不前的弱点,阻止他或者她不断进化(进步)和发现未被局限的真理。

我们如何处理这个危险呢?你可以说:我不要组织建构任何东西。然而,这个选择并不可行,因为我们并不是与外界隔绝地生活。特别是在现代社会中,我们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利用组织结构日益增多:交通、通讯、教育、就业、娱乐和
支付。几乎没有什么遗漏在组织之外。这对浪漫主义者而言可能很遗憾,但这是我们生活中不可避免的现实。

尽管如此,这些结构纯粹是机械性的,无法转而移植到个人灵性(修行)的层面,因为后者不是机械运作的。只有组织在分享经验和延续知识上提供有利条件,那它在修行层面才是可以接受的。为了让它不成为一个禁锢,个体与其信仰的内在关系以及个体与其他人的互动之间应该达成良好的平衡。为一个“修行”组织工作只有在外在活动与审视自己动机和心灵状态的能力一起水涨船高的时候才能算得上是达成了平衡,对个体有意义。

认为修建房屋、寺庙、道场和寺院最为重要,这是不明智的,个人由此成为这些努力的牺牲品。个人和他或者她的进化(进步)应该永远抓住关键要点。有人可能会反对说:这两种努力可以同时完成;确实如此。但是,我们有很强的堕入两边的习气,这让我们强调一个,而将另一个放在第二位。我们要么过度参与组织的活动,忽视了我们的个人进化,要么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修持不同的修法,我们忽视这一事实——没有与他人的互动,这些修法不会有什么结果。对大多数人来说,两者之间达成一个很好的平衡是件棘手的事,所以有些人迷失在一端,而另外的人迷失在另一端。

因此,保持一个人作为个体的独特性是极其重要的。这幷不意味着要做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者,就像有些人,他们总是想开创自己的教派、成立自己的政党或者自己的修行团体。与此相反,在让自己独特性成熟起来的过程中,还要有与其他人打交道的动力和空间,同时又不失去平衡。

当一个修行组织成为一个禁锢后会发生什么呢?作为个体的独特性就会被抹杀了,而且我们觉得我们成为一个更大的集体的一份子,
有了一个更大的身份。然而,这个身份并不是整个宇宙;它只局限于这个集体中成员的数量,只局限于我们认可的该信的和不能信的。当这个身份认同或者归属感没有和下面的理念相匹配,即个人实际上是整个宇宙家族的一部分,幷无肤色、信仰等等之区分,那么就有条鸿沟凌驾在我们和其他人之间、我们的修行团体或者宗教与他人的修行团体和宗教之间。

这里所发生的就是自我在运作,有“自己和他人”、“我的和你的”的判定,在更高一层的群体、社团或者宗教中,这就成了夹杂着我们参与感的一种群体狂热。在个体层面上,我们认为自己比别人更好;现在我们开始认为我们的修行团体、教派或宗教比别人的好。这一点配上没有反省的热情和执着的激情就引起了狂热。如果那种群体或者宗教的狂热兴奋没有很好地被疏导的话,它可以很容易地变成危险的疯狂。

狂热呈现出不同的形式,但常见的一种是试图确认自己信仰、行为等等的至高无上的地位,认为一旦所有人都接受他们狂热的信仰后,世界会更好,永享和平。然而,在此期间会有为实现它而所需的奋斗努力,而这些奋斗努力完全不是这些和平狂想者为未来所设想出的景象。

尽管追随者们认为团体活动或者宗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除非他们对固有的社会价值观造成了威胁,否则在社会上不会有多少人在意他们。因此,他们创建一个与世界其它部分隔离的边缘地带,把它当成他们的世界,没有意识到这样
的世界是虚幻不实的。这将会是滑稽可笑之事,这种状况只能带来负面的后果。事实上,经常发生的是:缺乏社会和谐性而导致社团的成员把社会当成一个威胁,和它产生了一种偏执的关系,伴随着对什么都要自我保护的态度,(于是)使用暴力以及用激烈的方式来攻击社会。

宗教狂热的另一个方面是屈从一个权威。毫无疑问,有知识、同情和爱心的某些人对其他人产生了有益的影响;但这和权威并不相同。权威并不真正属修行的范畴,在后者真理是自己去发现的,(外力)强加不能帮助这种发现。相反,不加批判地服从权威,这体现在屈从于某个人,一本被认为神圣的经典,或者一套法则,这永远是狂热主义的一部分。这种屈从会把那些行事原则无法与真正的修行调和起来的追随者变成激进分子,变成战争机器。

很重要的是,要理解我们信仰各有差别:有的信仰非常完善和先进,而其它信仰可能原始和落后,而这些其实并不重要。在每个群体、社团和宗教中,我们可以找到诸多理由和论断——为什么有的人修道、灵修道路、观点等等要比别人的好。对与己不同的观点所设的严苛的标准和不宽容的态度把我们变成狂热分子。

当我们成为宗教狂热分子后,我们失去了我们作为有爱心的个人的层面。现在我们需要将我们的观点强加于人,让世界上所有人都赞同于此。但是,这点无法轻易完成;其他人则有他们自己坚持或者习惯了的观念,想要将我们的观点强加给他们显然会导致冲突。这里我们在个人层面所体验到的的基本情绪,诸如傲慢、嫉妒、愤怒,动力都来自想要与人分享的一种精神。这些情绪变得强大,比核弹还强大的,最后整个局面变成了一场冲突和战争的灾难。这就是狂热会导致的局面,今天在我们世界的许多角落都可以目睹这一点。

不要成为一个狂热份子,说起来是很容易,但是在修行上成熟到不让我们成为一个狂热分子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在过度强调对自己的上师、自己的修行技巧和见地的坚信,同时与辨识智慧(妙观察智)不相应的时候。比如说,佛教徒喜欢说万物都是虚幻不实的,但转身就执着于宣讲虚幻不实的教法体系本身,仿佛它是真实的一般。

不做一个狂热份子幷不意味着忽视信仰、见解、修法、修行团体和宗教之间的差别。了解这些差异是一个智力的锻炼,是自我发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如何应对成为狂热份子的危险呢?通过审视我们心的运作,作为个体安住在我们作为人类的层面,承认每个人都是整个宇宙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当凡庸的情绪没有被意识到和审视的时候,狂热主义就在孕育。在这种无明的情况下会有这样的想法:“我高人一等!我的见解更好!其他的都是离经叛道!他们要忏悔或者被消灭!”了解情绪和他们创造幻相的能力是怎么运作的就能使觉性自动增长,这就是我们所指的修行上的成熟。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就会明白所有修法、体系、见解的相对本质,随后甚至都能放下自己对修行之道的贪执,获得解脱。

与其投射出一个对未来的黄金时代的幻想,幻相未来世界和平安宁,还不如在当下停止征战。现在更应该为和谐的生活创造条件,活在当下,关注当下。首先要关心我们当前的环境——人与环境—— 就好像它们是你的家人和你的房子。我们需要关注当下,它本身就自动地规划了我们的未来。

通常面对不同种族、不同习惯、信仰等等的其他人,至少可以这样说,我们会带着猜忌和怀疑。对所有我们未知、未闻的东西,我们会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度立场。但在现实中,比起划界区分来说,我们拥有的更多的是共同点。首先,我们都是人类;然就会消融,留下的是真正交流和理解的空间。

然后才是信仰、观点、和宗教的建构。当我们和他人相处时本着只要是人类的基本准则的时候,不管他们的进化、教育等等的程度如何,偏见和怀疑就会消融,留下的是真正交流和理解的空间。

此外,为了避免狂热主义,我们在一方面要意识到:如果我们实修了一个特殊的教法,我们发现它不仅对我们自己有益而且对更多的人也是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有特别的责任要去专心保护这个教法。欣赏事物本身的价值很正常,所以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这就意味着我们是不懂感激回报的个人主义者。

另一方面,我们在他人面前展示或者不展示这个教法,是另外一回事。把我们的观念强加在别人身上,仅仅因为我们认为它是最高的、好的、或者很有益的,这种做法是愚蠢的。人和人不一样,有不同的兴趣和能力根器。明白你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你才可能对他有所帮助。有些人在特定环境下只想要一瓶威士忌,因为他们所理解的什么是有意义幷且能带来快乐的事就仅止于此了。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教法就是给他一瓶威士忌。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