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20年 7月 6日 周一 7:59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9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0日 周二 4:15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南开诺布大圆满关键词汇诠释及翻译

TheVoidOne-无央

在2008年8月我被南开诺布上师之子,钦哲化身钦哲益西南开仁波切授权为大圆满同修会翻译之前,南开诺布上师已经汉译出版的著作有:《水晶与光道》、《大圆满》、《觉性杜鹃之六金刚句释义》、《梦瑜伽》,其中大圆满的重要词汇一直没有一个统一规范和相应的诠释说明。这二年来,我做了南开诺布上师近百场法会的英汉口译以及大量的法本和书籍的笔译、校对(在同修会翻译团队的有力支持下),基本确立了南开诺布上师汉译的语言规范。以下是对其中一些关键词汇的说明。

注:由于三昧耶的缘故,我们无法对所有重要的大圆满词汇进行详细的诠释,因为这样做势必涉及教法的核心秘密(比如对于四安住、四禅观、四身印、四相的翻译注释)。

1)关于“觉知”

关于觉知(Being present)一词,在孙一翻译的《水晶与光道》中,被译为“即知”、“觉观”之类的模糊字眼。我对此做了统一和明确化。有的同修认为,“present”一词意思是“目前、当下”,所以Being present应该译为“安住当下”。然而,仁波切说过无数次,什么是Being present?他说,Being present就是知道你在做什么,了知或觉察自己身口意状态。这是仁波切对于这个词最最常见的解释。因此,Being present(或是presence)翻译为“觉知”是完全正确的。如果翻译为“安住当下”,你根本无法分辨它指的是二元的状态还是不二的状态。如果我翻译成“安住当下”这样一种常见的、语焉不详的译法,而不是意译为一个有具体含义和可操作的内容,那么这样只能使教法因为有许多语焉不详的术语而更难理解。

Present 这个词的直译是“目前、当下”,但是如果这么直译而不是根据上师的解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了知或觉察自己身口意状态。)来意译,那么Instant Presence(明觉)也只能翻译成“刹那当下”了。如果按照一些人的意见,就变成“安住当下”和“安住刹那当下”的区别。这样的翻译除了误导和混淆以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更重要的是,仁波切一再解释一般的presence和明觉Instant Presence(直译是刹那刹那间的觉知,当然是指未受概念污染的本来状态)的区别。前者是有努力的、二元的觉知,后者是不二的明觉或本觉。

如此,共用同一个词根的“觉知”和“明觉”,中英文完全能够对应。

另外有一点要强调。很多略懂英文,乃至英文程度不错的人,因为缺乏翻译的实际经验,不了解很多词汇在不同语境下有不同的含义,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来翻译。比如present这个词,在南开诺布上师的英文中,有时指“普通的、二元的觉知”,有时指未被概念和心意污染的觉知,也就是“明觉”,有时指观想境的显现。必须根据上下文来了解上师真正要表达的含义。

因此,对于大圆满教法的翻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翻译的经验,以及相应的佛法知见和修持经历。那些略懂英文,乃至英文程度不错的人,对于自己并不精通的大圆满教法翻译领域,最好三思而后言。

2)关于“融摄”

我翻译的“融摄”一词,南师的英文用的是integrate,直译是融入、整合。在大圆满见,万法同一体性,但行者由于二元的习气而无法认证此体性,因此要回到这个真实的状态中。万法同一体性,故曰“融”;于二元幻相认证其不二的体性,是为“摄”。具体窍诀因三昧耶故,恕不公开。这个词并不完全是我的发明,在蒋贡康楚的一篇祈祷文的中文翻译中,也使用了“融摄”这个词。

以上是真正的(绝对的)融摄,此外上师还经常说到一般的、二元层面的融摄,也就是统摄、整合、融合的意思。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0日 周二 4:40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3)关于“放松”

佛教的一般传统中说“放下”(let go) 。大圆满教法中讲身、口(能量)、意三个层面的放松(relaxation),以及完全的放松(车却)。传统文献中经常译为“松坦”,但是要说到身、语、意的方面,就必须用放松这个词汇了。

4)关于“禅定”、“禅修”、“禅观”

佛教传统中,“禅定”(相应的词有dyana禅那, samatha奢摩他, 有时也对应samadhi三摩地)一词被使用得极其广泛,经常有被滥用的情况。在对止观的知见和实践最为清晰的南传佛教中,禅定一般指的是“定”。但在大乘、密乘佛教中,由于历史上滥用词汇的缘故这个词已经无法被非常严格的使用了,所以对止、观、止观不二的描述,都经常以“禅定”来概括。比如“楞严大定”“法界大定”,包括禅宗六祖慧能对“禅”和“定”的分别诠释(外离相曰禅,内不乱曰定)而衍生出对禅定的更广义理解。

“禅修”(meditation)是一个宽泛的说法,佛教的各种精神修持基本上都可以用这个词来概括(因此有时在佛教汉译中它被机械地直译为“冥想”、“沉思”)。有时它指的就是“打坐”。南师一般说的meditation,都是有所缘的,有对境的,二元的状态,有一个修的对象。

“禅观”(comtemplation)则是一个范畴和意义比较明确的词。它指的不是观想,或止(cessation, samatha,定)、观(vipassna,毗婆舍那,insight, 内观)的修持,在大圆满教法中,它指的是超越止、观(止观都有二元的成份)的不二状态(因此有时我将其译为“不二禅观”)。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0日 周二 4:50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5)关于Rigpa(日巴)

传统上较多翻译为“本觉”,南师对Rigpa的英文对应使用Instant Presence(直译是刹那刹那间的觉知,指的是未受概念污染的不二觉知)。由于Marigpa被所有佛教传统都译为“无明”,所以,它的反面--Rigpa,我们译为“明觉”。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1年 1月 24日 周一 9:49 a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6)经验 (Experience, knowledge)

南开诺布上师经常提及的经验有三种,也就是传统上所谓“空、明、乐”的经验,具体说就是:空性的经验,明性的经验,乐受的经验”。这是所有密乘修持过程中可能升起的觉受。这些都是缘起法,因此也是无常的、二元的、相对层面的经验。

然而,上师还提到“明觉的经验”,或者“本性的经验”。这是指不二的、超越能所二元的、无生的、绝对的、本自具足的经验。

另外,knowledge一词,一般英文翻译为“知识”。但在南师大圆满教法中,翻译为“知识”是不准确的。因为“知识”通常都是头脑层面的了解、理解。而南师使用的"knowledge",经常指的是实际的领悟和经验。所以我们一般将knowledge译为“知识经验”。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4年 11月 21日 周五 1:13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7) 心部、界部、窍诀部

心部、界部、窍诀部的藏文译音分别是:Semde(心部)、Longde(界部)、Managde(窍诀部).

早期的大圆满文献翻译中,Longde有时被翻译为“空”部。Managde(梵文Upadesha)有时被翻译为“口诀部”。long指的是一切显现的基础--虚空。但如果译为“空部”,很可能被误以为或望文生义为关于“空性”的一部。因此我沿用了“界部” 的译法,取其“显现的基础--虚空界”之意。

之所以Managde我没有译为“口诀部”或“要门部”,是因为Managde的最重要含义指的是大圆满第三部:秘密的,来自成就者修持经验的要诀。“窍诀”一词含有秘密的要诀之意。因此,五明佛学院索达吉堪布等译师翻译的“窍诀部”一词的译法,非常好,当然我没有理由不沿用。而“口诀”一词过于宽泛,比如“乘法口诀”、“化学元素口诀”,而秘密的关于融摄的要诀,不仅仅是一种口传的口诀。事实上,窍诀部很多内容不是通过口传进行传授的。

口传的讲解,是心部的方式。象征、表法的传承,是界部的方式。密意直传的传承,更多在窍诀部。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4年 11月 21日 周五 1:42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8)心部四禅观、界部四身印、窍诀部彻却四安住和托噶四相

心部四禅观 (Four Comtemplations of Semde)
界部四身印( Four Das of Longde)
窍诀部:彻却四安住(Four Chogshags)和托噶四相(Four Visions)

A. 心部的四禅观包括:涅帕(nepa)、米尤瓦(miyowa)、娘腻(nyamnyid)、陇竹(lhundrub)。
涅帕(nepa)意思是寂静的状态,大致相应于“止”,但和显宗中的“止”有极大的不同。其中包括有所缘的寂止和无所缘的寂止。这里大致相应于有的传统中所谓“有相止”和“无相止”。在无相止的阶段,行者已经可以升起明觉的经验。

米尤瓦(miyowa)指的是融摄运动,有时译为“胜观”,但和显宗中的“观”有极大的不同。因为这里说的“胜观”和金刚乘中的胜观(仍然可能是二元的生圆次第观想)不一样,指的是一种基于明觉经验而融摄运动(动态)的状态。显宗中的“观”仍然是能所对立的二元状态,根据南传的《清净智论》,这种状态一直会持续到涅槃智的(绝对)经验升起。而上面已经说到,在无相止的阶段,行者已经可以升起明觉的(绝对)经验。

娘腻(nyamnyid)指的是明觉的成熟状态,行者不再耽于动静中的二元状态,而是于动静(行住坐卧)中都能处于明觉中。

陇竹(lhundrub)指的是行者基于成熟的明觉经验,完全地融摄了身语意的二元状态,最后显现出本自圆满的大圆满本性。

事实上,上述内容已经包含一般所谓“彻却”的内容,尽管“彻却”一词只是在窍诀部中。

B.界部四身印( Four Das of Longde)
之所以Da译为身印,因为藏文Da一词表示印记、象征,而且具体的界部修法中要结合不同的身体姿势,以升起空、明、乐的相对经验,乃至最后空明乐无别的确信无疑的绝对经验。

C.窍诀部:彻却(Trechö)、托噶(Thödgal)

对这两个窍诀部的重要教法名词,我采取了音译。并没有将彻却翻译为“立断”,托噶翻译为“顿超”,因为这样的翻译并不准确。

“彻”Tre,藏文里指的是一捆东西,比如一捆柴火、干草。捆住、束缚我们的这个绳子,就是我们的我执、二元状态。当这根绳子自动地断开--藏文就是“却”(而不是主动的切断或立断,那是决法的“决”)时,行者就处于真正的放松状态。

彻却四安住(Four Chogshags):如山安住(瑞沃交夏)、如海安住(江措交夏)、明觉安住(日巴交夏)、相安住(囊瓦交夏)。分别指身、语、意、境相显现中,持续处于完全放松的本来状态。传统上有的翻译为“四直定”,这种译法很容易让人混淆“定”和“禅观”也就是真正的大圆满安住状态的区别。

“安住”也是一个非常容易误解的词汇。行者也许安住在世间禅定状态(也就是“定”或一般的三摩地),也许安住在“觉知”或二元的“观”的状态,也许安住在超越能所的不二的禅观状态。所以,光是说“安住”,只是“处于什么状态”的意思,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真正的安住于大圆满状态,就是所谓“禅观”。

托噶四相( Four Visions)又称托噶四光(Four Lights)。即法性现前(却尼阿松)、证境增长(娘当贡培)、明觉如量(瑞巴泽培)、法相穷尽(却泽)。我没有译为“法性穷尽”,因为法性是一切诸法的本性,不会穷尽。托噶第四相指的是法性的显现--法相最后因为行者完全的融摄一切而收摄无余,不再显现,所以译为“法相穷尽”。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4年 11月 21日 周五 5:11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9)基(Base)、道(Path)、果(Fruit)

我没有译为根、道、果。“基”相应的藏文Zhi刘立千老人认为应该译为“根”。但Zhi是一切万法的实相、本质、基础,不仅仅是一个表示来源的“根”而已。

10) 本初状态(Primodial State)、三本初智慧(Three Primodial Wisdoms)、三本初潜能(Three Primodial Potentialities) 、真实状态(真如状态the real condition)

1、三昧林早期的中文翻译中曾将Three Primodial Wisdoms译为“三原始智慧”,Three Primodial Potentialities曾译为“三原始潜能”。但既然Primodial State都普遍并且准确地译为“本初状态”,就没有必要把Primodial翻译成“原始”了。有时为了方便有汉传佛教背景者理解,我也将Primodial State译为“本来状态”,将the real condition译为“本来状态”或“真如状态”,甚至“本来面目”。

2、三本初智慧(Three Primodial Wisdoms):本体(Essence)、自性(Nature)、Energy(能量)
大圆满教法中说,本体空性,自性光明,能量持续不断显现(或“大悲周遍”)。

3、三本初潜能(Three Primodial Potentialities) : 声音(Sound), 光(Light), 光线(Rays)。

有的人说Light应该翻译为“光芒”,但三本初潜能中的Light,是没有颜色、形象的光,是区别于黑暗的光明。而“光芒”是可以有颜色的,比如“金色的光芒”、“灿烂的光芒”。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4年 11月 21日 周五 5:36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11) 法王南开诺布( Chögyal Namkhai Norbu)

Chögyal Namkhai Norbu是南开诺布上师的名字。坊间有的译为“曲嘉南开诺布”,有的译为“却嘉南喀诺布”。甚至连中央民大藏学研究院的才让太教授也将上师的名字译为“南喀诺布”。

我翻译为“法王南开诺布”的理由如下:

1、南师八岁时被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瑞佩多杰和大司徒仁波切认证为不丹国第一位法王 Chögyal(法王,梵文Dharmaraja)夏仲.阿旺南乔的意转世,十六世大宝法王授予了南师“法王”的印章和称号。所以Chögyal不能仅仅音译,否则就成为一个普通藏人名字的一部分。

2、Namkhai Norbu发音并非“南喀诺布”,尽管“南喀”和“南开”在藏文中意义相同,表示虚空之意,但是发音是“南开诺布”。之所以没有用“南凯”,因为上师本人对自己名字的发音更近于“南开”的音调。


页首
 用户资料  
 
帖子发表于 : 2015年 1月 8日 周四 4:57 pm 
离线
坛主
头像

注册: 2006年 6月 10日 周六 9:20 pm
帖子: 1070
地址: Australia
Awareness and Presence 正念和觉知

大概说来,正念和觉知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但仔细分析之下二者是不同的,正念,比如“四正念”,意思要一直保持某种记忆、警觉或意识(比如人身难得)。而南师说的“觉知”是观察自己在干什么,身语意处于什么状态。

在此之前,无论是《水晶与光道》或其他译文中,这两个词的翻译都没有真正区别开来。

Awareness 和mindfulness类似。但(一般的)presence好比是一直有个观察者“在场”,但未必有一个不变的观察对境。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9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5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