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央之界论坛

Boundless Space
现在的时间是 2020年 7月 11日 周六 4:40 pm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1月 29日 周五 12:07 pm 
离线
瑜伽士

注册: 2009年 12月 25日 周五 3:56 pm
帖子: 37
读《实相宝藏论释》笔记──关于大圆满的思想
刘立千 著


【编者的话:西藏的神秘莫过于藏传佛教,佛教的神秘莫过于“实相”,它
是佛教徒所追求的境界,一般人对实相的窥视犹如盲人看鲜花的颜色一样难,要
看见花的颜色除非将眼疾治好。《七宝藏》为西藏的隆清尊者著,是人类的瑰宝,
但很多人没有阅读的机会,或看不懂。刘立千善知识将《七宝藏》之一部《实相
藏》内的精华取出奉献给大家,但愿有所收获。】


第一部分 原书概述
第二部分 个人体会


第一部份 原书概述

《实相宝藏论释》是宁玛派之隆钦宁提支派的始祖隆钦然绛巴所著。隆钦然
绛巴是尊号,意为广智博学大师。本名智美沃色,公元1308-1364人,
生于前藏约茹的扎浦堆①地方。《实相宝藏论释》为其所蓍《七宝藏论》中之一。
原书藏文为德格木刻版,汉文为郭元兴译。本文中之引文大多采取郭译。

《实相藏论》,主要说明大菩提心②即自心本性的实相③,属大圆满的思想,
与内地禅宗说法大体相似。但禅宗是遮诠,重在不明说,本论是表诠,重在说理,
故又不尽同。大圆满的意义就是指宇宙万有、轮回涅磐一切诸法莫不包罗在自心
本性──明空妙觉之内,无欠无缺,故名大圆满。全论概括了大圆满心部、界部、
要门部三部的究竟要旨,并引据许多经续论证。论文中心分为无有、平等、元成、
唯一,四个部分来论述菩提心。每一部份又分为见、修、行、果四纲:“见”阐
明经旨;“修”总结关键;“行”摄纳为纲;“果”肯定宗义。


第一、无有

(1)阐明要旨(见)

在见解上认识菩提心之体无有实体相状,本来空寂无生、无为、无一切戏论,
犹如虚空,故说“无有”。

菩提心体中所现诸有为法亦无自性,无实体,虽在菩提心中幻起幻灭(无有),
而菩提心体并无动摇。

一切境相三有轮回涅槃之法皆是自然智慧之游戏,妙用与庄严,除自现外无
有其它。所现之相无造作者,皆是空寂不变之界。

外境所现诸法,刹那不住,无而明现之空色,无有自性,故是“无有”如幻
化。

觉性妙用能现轮回涅槃,觉性自体轮回涅槃皆不可得(无有)然明现之源乃
为本性,不可能无明,应知不灭。

妙用者乃觉性之功能,能各别出现轮涅之法,然仅是觉性之庄严与游戏(无
有)现为体之妙用,不可阻止其现,应知无灭。

觉性菩提心超越善恶因果和迷悟苦乐,无修无治本自解脱,无增无减,住平
等界。

觉性本体全无所得,超越其它诸乘有相之法④。

觉性自然智即灵明妙觉,是明空大元成,住于最初本界⑤大本净⑥中,名为
住于本位⑦。

(2)总结关键(修)

在修持中,于“无有”义上安住本位不动,入流水三摩地,不以勤行和二边
执等来作中断,如恒河水滔滔不绝。

心境相遇,认识一切皆是觉性之妙用,不随境转,心境皆归隐没。

(3)摄纳为纲(行)

一切时中的行动纲领:掌握“无有”之义,了知如太虚中包罗三有情器⑧。
一切自现之外五境,内起灭之心识亦均包罗于自然智慧中,此智又包于空寂大本
觉⑨中,无有动摇。

一切时中皆无有功用勤行。菩提心不是修善培福的功能而来的,它是无为法。

三门⑩之法,皆应了解觉性无为之义。有为则有所得,造善造恶,轮回无边。
故应一切放下不管,随心自在,任运无为。凡是有为皆属缘起,因缘生法皆生灭
无实,故应无为。

(4)肯定宗义(果)(结论)

以“无有”义决择一切法皆无自性,则不住于有、无、断常、是非等边。

法性自初无作,无取无舍,愚夫以种种见而起实执,取相着相,漂流于生死
轮回。

以“无有”义决择一切法则超越于因果。

总括“无有”果义。觉性之体无生,现性无灭,形相无实,性果无修。


第二、平等

(1)阐明要旨(见)

既了解“无有”实相后,在见上还应了解一切诸法,皆是从法界中起,法界
中灭,觉性所现,无美恶,无是非,无取舍,无差别,平等圆融。

因、道、果⑾“平等”无有差别:无偏向,不堕边执,为因“平等”;无思
无取,为道“平等”;无有希求,无有转变,为果“平等”。

能所二取“平等”,能取心和所取境与菩提心皆是一根,是一体之相用,其
性“平等”。无二取实执,轮回与涅槃平等,佛与众生平等。

有功用⑿无功用二者“平等”。一切能修所修,能治所治,能依所依,皆无
实义,皆是性空,有勤治与不勤治皆是“平等”。

元成“平等”⒀。自体清净,自性光明,体用圆成,即是法性大圆满“平等”。

  自明,自现⒁“平等”。觉性体空,但其性有明,明能无方明现,凡所显不
出觉性之体,一体“平等”。觉性体中能自起妙用,于妙用所现,不起偏执,则
自现解脱,无碍“平等”。

穷尽⒂“平等”,如太虚中一切浮云自现自隐,皆归本空寂然之“平等”本
地。

总之,了知一切法皆不超越觉性及其妙用。觉性为一切法之根源,无有偏向,
本来“平等”。觉性之用,如从根识⒃所现境相,或从妙用中起现游戏庄严,一
切皆无实义,乃明现之空色,于内于外皆不可得,于“无有”法中亦本来“平等”。

(2)总结关键(修)

能所二取不偏向,住于如空“平等”之中,在境界上(所取)无论生起何种
心识(能取)都不要随着忆想杂念后走,清清楚楚的将其置于觉醒,赤裸,明空
之中⒄,此即将二取置于真界体中,即归“平等”。

自然放下即大“平等”。对于心境不偏执,无能所二取,则心境打成一片,
身心坦然解脱,悉归“平等”。

外境所现不去计度构画,则所取之境清净,内心所现不用功用断除,则能执
之心清净,此境心二者若无诱引,即皆归“平等”。

六识安然放下。在觉性广大明空中,六识放任于所现境界,则虽有明现而无
能取,成为广大“平等”。

根境作意之当时,自心“平等”,大乐自显,能取无缚,自然光明,此为摄
“平等”之关键。

(3)摄纳为纲(行)

一切时中之行的纲领。“平等”是金刚界之本有法印。觉性如无碍虚空,其
中境心所现皆是无生⒅,此为金刚之纲本自摄纳故。

菩提心为总纲。一切皆觉性之自现,心所现故,无而明现,皆觉性之化用⒆,
体用“平等”。

平等包罗之纲,一切所现法,包罗于自心法性中⒇,本来是一、一亦无有,
自现空寂,由一种性,成一大空,离诸边执“平等”。

觉性包罗之纲。从觉性起,在觉性上现,觉性中解脱,一切皆为觉性所包罗,
觉性之外无有余法。于觉性中觉了其相,即得解脱,法性“平等”。

(4)肯定宗义(果)

无内外境“平等”。

本空无有因果“平等”。


第三、元成

(1)阐明宗旨(见)。

在见解上认识根本规律,即认识心境,心物皆是相对而有,本自“元成”,
有体即有用,体用之间无有固定自性,是一体的两面。

体相大“元成”。如虚空中显现情器,轮回涅槃亦由觉性的不灭妙用而起现,
即现之时,自现为空,是相空,觉性之体,空湛清净,是体空,二空皆本自大“
元成”。换言之觉性有用要现,现而成空,摄用归体;空而又要现,从体起用,
这是“元成”规律。

“元成”如摩尼宝(21)。觉性菩提心全无可得,而其妙用能现一切,从本以
来则为诸法之界或所依,本自“元成”。

无二“元成”(22)。本体觉性和所现法无一异之分别。

三身大“元成”。觉性空湛分为法身,明分为报身,现门不灭分为化身,三
身是一体,故本自“元成”。

一切“元成”宝库之本元显现(23)大“元成”。觉性中染净俱现,自明自现。
本元显现(内光)外显时有八门,能现染净世界,故称为“元成”八门(24)。世
界的缘起即从此起。

“元成”不须造作,自然成就。

“元成”觉性菩提心有体,相,用三分,本自“元成”,非由修造来。

一切皆菩提心,佛之四身五智,众生的三业烦恼皆是菩提心一界,其外无有
余法。

“元成”无勤修。

“元成”无所作。

(2)总结关键(修)

在修持上,了知觉性明空,如水晶球,自具五光,五光即地、水、火、风、
空五大种,故现境不灭,本自“元成”,应放松六识,安然而住。

五光外显,在众生因位有无明业力,初不超越根识,但知照是觉性本有功能,
知而不分别推求,根识觉念本空,摄用归体,则自然住于自明之中。

无修无作,任运自在,则是住于自性大三摩地(25)。

总结“元成”关键就是一切放下,觉性之体如虚空本净,无修无治,一切放
下,任运自在,内外诸法皆为“元成”所摄。

(3)摄纳为纲(行)

在行动上认识一切世间现象,皆在觉性中本来自现“元成”,犹如梦境亦是
自现中“元成”;一切三有轮涅皆觉性妙用所作之游戏,犹如晶体现出五光,是
本自“元成”;菩提心之空明亦是本来“元成”,故一切除“元成”外无有其它。

了知一切皆是任运成就“元成”则不须勤修。

“元成”无转变。觉性之体明空本净,觉性之用出现一切。三有轮涅之法,
然皆是一体之游戏化现,其中并无生死,苦乐,轮回,涅槃可得,是现而无有,
故唯是普贤一界,无有转变。

(4)肯定宗义(果)

肯定超绝思虑言说之“元成”。觉性菩提心中无有得失转变,亦无内外上下,
所显所现皆是超绝一切思议言说之界。

肯定“元成”之实义心要为菩提心。空有本自元成,离断常有无四边。元成
亦属假名安立,非实体有。

肯定体性本净,全无所得,迷情皆由事用而生起。本无无明,由起悲心,无
明自生,起现元成八门。

肯定归体之理。摄用归体,如云融归于虚空,自现五光,融归于晶体中,所
现三有轮涅,亦将融归于本体本净之地,于“元成”界中平等解脱。

肯定当下本位。一切法在“元成”觉性中肯定,“元成”在本位大本净中肯
定,本净在离言绝思中肯定,此为“元成”究竟之肯定。


第四、唯一(指自然智)

(1)阐明要旨(见)

在见解上认识觉性菩提心为一切法之根本。若不了悟明空赤露当下本面,即
为轮回,若了悟者即为涅槃。

一切现象无而明现,境相空寂唯是一界,觉性自体如虚空,明空离戏(26)唯
是一界。境相与觉性二者无别,合而为一,成为“唯一”大明点(27)界。

觉性平等自然智中,一切地、水、火、风、空五大种亦从觉性体中起,觉性
体中现,觉性体中解脱,“唯一”觉性平等性中无有动摇。

觉性是万法的“唯一”根本。

总结“唯一”觉性。外境所现之一切法皆是觉性本光,如晶中光,知为无灭
之功德后,则远离异取之心,外无所取,内觉性亦通彻赤裸,以证悟故,无能取
之心,境心无二则皆是“唯一”菩提心之本相。

觉性无体,离言绝思。

觉性虽现一切,而于一中不动。

(2)总结关键(修)

在修中总结关键,认识即此现(境)知(心)皆为自然智慧,诸法是“唯一”
一味。

起现解脱,如水与波,皆为自然智慧之游戏。

动静不二,即境心不二,无取无舍,自然解脱。

总结密意(28)关键为三要:心境不二平等而住,获得无有破立之密意;悟与
未悟平等而住,获得无有来去之密意;动静不二,迷悟不二,平等而住,获得无
有中边之密意。此三并非有异,其关键在于自明法性中不动,六识放任宽松。

总摄其义为一解脱。此觉性通彻,本来解脱赤裸,若能证悟则为到达法身边
际之密意。

(3)摄纳为纲(行)。

在一切时中行动上,了知一切诸法皆摄于自然智一界。凡有所现皆觉性本体
中现,均包罗在自然智慧之中。诸边际亦皆包于一自然智中。总之:一切境相三
有轮涅皆摄集于普贤佛母(29)之法性中,于觉性菩提心外无有余法可得,这就是
大圆满。

(4)肯定宗义(果)

肯定菩提心自然智慧是无有始终的,其心要义则为明空赤露,肯定无有能所
二取,皆自然智。外所取境空,仅觉性体中所现,内能执心亦空,觉性觉醒即隐
没无踪。此二本空(30)远离根源,清净犹如虚空。

肯定觉性超越诠表言说。觉性空寂,无生,无有转变,远离诠表。

一切轮涅所现皆肯定为菩提心。菩提心空如虚空而无生。觉悟后之所觉,与
最初本觉无有稍分差异。

上面从四个部分来说明菩提心。菩提心无实体相状,其中所现三有轮涅内外
诸法,皆是空无自性,了不可得,一切如幻,故总说为“无有”。空有,色心,
一切相对之法在法性中皆归平等,不可偏执,故说“平等”。空有,色心是菩提
心之体,相,用,三位一体,本自元成,故说为“元成”。最后肯定一切皆为菩
提心体用所摄,故说“唯一”。以上是原书的内容提要。


第二部分 个人体会

(一)觉性菩提心三分。

觉性菩提心的实相具有体、相(性)用三分。体─明空,空分;相(性)─
光明、明分;用─周遍化现,现分。

“三有轮涅诸法,本体空寂,自性光明,大悲(妙用)种种化现,是三身本
有妙色,住大元成中。此体、相、用三者名为本元三身”(《实相宝藏论释》
52页)。

觉性体虽空寂,但有光明和妙用,能起现一切万有。觉空为觉性之体,明现
为觉性之用,此三分是统一于一体,是本自“元成”的。体不变而相用随缘。觉
性之体犹如虚空,无为无生,远离因果善恶而恒常不变;觉性有性能和作用,因
此觉性所现具有随缘而变之因果性,有生灭变化,但觉性相同是觉性本体功能,
不随所化而有生灭变化。

现分为三个方面来论述:第一,体、相、用。第二,统一大菩提心;第三,
如何致迷,如何解脱。

首先谈体、相、用。

觉性菩提心
┌───────┴─────────────┐
体 相(性) 用
│ │ │
空寂 光明 周遍
│ │ │
空分 明分 现分
│ │ │
本净 元成 │
│ │ (地水火风空五大种) │
│ └─────────────┘
│ 妙光(五光) │ 妙用
│ │
│ │
体(为万有所依之界) 用(相,用为万有显现之源)
│ │
无生,不动,不变      随缘起现(本有显现)(迷悟之本,因
                有风动,随缘变化,世界缘起)
│ │妄
│ ┌───┴──┐
│真 悟(智风) 迷(业风)
│ │ │
│ 净相(佛幻) 染相(众生幻)
│ ┕───┭──┘
空(胜义谛).................... 有(世俗谛)
│ │
│ │
└───────────── ─┘


大元成(二谛双融)



①体,觉性之体为空明体,“空”无实体相状,不可认取,无有方分,周遍
一切,妙明真净。

“觉性明空,无有中边”(31)(《实相论》38页)。

“觉性菩提心,明空本净,从最初起则是元成,犹如虚空”(《实相论》
38页)。

空是无,明是有,空有虽有对立,然是法性自然成就,非他造作,故称“元
成”。

“大圆满自然智,非任何所成,是明空大元成,住于最初本净大界,名为本
位”(《实相论》19页)。

“觉性自身无有实体相状,无有方分,不可以因明,声明(32)求得理解,其
体不可认取,远离言说,无有断常来去,平等,无碍,周遍圆融”(《实相论》
40页)。

“明”指觉性之体虽然空寂,无为无因缘生灭,但非冥顽如木石,有体有用,
有灵知照用“明是自明,明分不灭”是天然成就之自然智慧,即《楞严经》所说
之“精灵光明,清净虚妙”之真心。

“一切有情,皆有本觉真心,自无始以来,常住清净,昭照不昧,了了常知”
(宗密大师语)。此心即大圆满所说明空赤露之心。

这明空之心,灵知不昧,就是吾人之觉性,也就是佛性。此觉性菩提心是本
净,本无一物,但它能为万法所依之界,万法皆从此心起,在此心中现,在此心
中灭,作为万法之依处,而非万法之生源,觉性是无为法,是无生的,不是万有
之本体。菩提心如虚空,万有皆以空为所依处,万有均包罗在此虚空之中。

“总之,此大菩提心为一切法之根源或界,如三有情器显现,在虚空中现,
三有轮涅亦在觉性菩提心上现,非有余处也”(《实相论》8页)。

“此明空二者成为一体,双融不二,平等圆融,为觉性明空大元成,称为“
明空离戏之法”(《实相论》69页)。

《实相藏论释》所谈的觉性菩提心包罗一切,它是超宇宙大心。

“觉性菩提心外无有余法,故无有能超越此心外者”(《实相论》45页)。

所谓包罗指“万有”的起、住、灭都在菩提心的范围之内。

“五大种(33)所现,亦依觉性体中起,觉性体上现,觉性体中解脱(灭)。
现为众生,亦是觉性体中起,觉性体上现,觉性体上解脱(灭),故皆是空之本
色(34)”(《实相论》65页)。

觉性是万有所依之界,万有之生灭现象,虽在觉性之中,而觉性不随“万有”
境相生灭而生灭。

“于觉性体中,一切显现(万有)虽有生、住、灭相,然空体中并无动摇,
如圆镜中现一切影像,圆镜之面并无动摇”(《实相论》24页)。故万有非是
觉性之所生,万有虽有生灭变化而觉性却未尝动摇。

“外一切境相,内分别妄念均有生、住、灭三相,然觉性之体并无动摇,如
海中波涛,虽有起、住、灭三相而海水并无动摇。一切法身本位明空,而现门不
灭,能现三身,然于元成境中亦并无动摇”(《实相论》24页)。

菩提心作为万有之依处,故不能变动,否则万有失去所依托处。

②相(性),觉性之相(性)为自性光明,心体空但具有光明的本性。明是
自明,不是由造作始明,如珠宝之光亮,为珠宝所本具,非由它法而使之明亮。
“明”乃觉性本具性德,故能明分不灭,无法阻止其不朗照万有,此觉性菩提心具
有五光三妙色(35)。

“觉性自然智如水晶球,本净明空,广大体中自性五光本自元成。其内显分
即五大种,光外显时,实为内五光,犹如水晶之内光,外显时则称妙色”(《实
相论》53页)。

“觉性自性(光明)如明镜,其中具有能明现一切之现源”(《法界宝藏论
释》(36)47页)。

“觉性之自性光明,为一切轮回涅槃明现之源,从本以来即是元成,然觉性
之体上并无轮回涅槃可得”(《实相论》59页)。故轮回涅槃应知皆是觉性之
妙用,觉性自身轮回涅槃皆不可得,“然明现之本,应知不灭”(《实相论》
10页)。妙用不灭,即无法阻止其不显现境界,这里明现之本即指的是光明。
光明是觉性之性(相用)与觉性之体为一,有体即有用觉性之体不灭,相用岂能
独灭。

能明现一切指能现一切染净之相,现染相即现三有情器。如何能现染相?由
于光明受无明所障遂迷现情器。然光明本身并无变化。此光即“五光,为地水火
风空五大种,住于自明之中”(《实相论》10页)。在迷之时,由于垢污五大
种,遂产生迷相情器,若觉悟时,知为五大种妙色垢污所显境界,如现地水火风
空五大之当时,则不作心境之分别,“唯住于自明之中,光明则恢复本来,迷情
则归消失”。(《实相论》53页)。

明则有境,若要认识光明,故须在境中体认光明。“一切外境显现之时,明
分不灭,要全无所执(实执心),觉性即住于本有妙色之上,出现明空离戏之法
性”(《实相论》69页)。

“现境自明不灭中,起现能明五光相”(《实相论》50页)。五光是明现
一切色相之本元,染净二相之所依。然三妙色是觉性光明清净分,具有本元三身,
何以又能现众生之染相?

光明是菩提心的相用。相用能随缘,故能现净相,亦能现染相,虽如所现而
体不变。

“如以同一黄金为体,作佛像则庄严,作环钏则美妙,作唾器则污秽。体性
为黄金,本属金质一界,无美恶之分,净则为佛,不净为众生。业与习气(37),
不论如何显现,皆唯是在一心之分位上各别安名而己,菩提心及其妙用,唯是一
界,于菩提心上无有胜劣之分”(《实相论》50页)。此又“如同琉璃宝珠,
日照之出火,月照之出水。仅一觉性,由于不悟,则成轮回,悟则成涅槃。缘起
不同,显现各异,然皆是唯一觉性之受用,觉性之体并无有异,且未动摇”
(《实相论》84页)。

光明的最初明现之根为本元显现,作为万有明现之源,能现染净诸相,故为
迷悟之根。悟者则现净相,迷者则现染相,本元显现上并无迷悟之分。

“本有觉性菩提心明空大元成,其本元显现中所现之法即一切境相三有轮涅
是也。从元成门中起现,虽如其胜劣而现,而一真界中无有胜劣,名为远离一异
(38)自然智慧之境界”(《实相论》48页)。

由于光明能现佛三身净相,故称为“一切种胜相”,又能现一切染相,故总
名为“一切种相之大空”。

“心性清净无相,犹如虚空,但又圆满具足(元成)一切境界之相”(《法
界宝藏论释》52页)。

“觉性空明犹如太虚,是为具一切种相之大空,而诸种相则具最胜之光明,
于本来清净法身之体中自现之妙用,其不净者为轮回,净者为涅槃,虽如是现,
而其本元显现在觉性之体中,并无动摇,故虽现为不净,于实义上则无所有,以
本来是佛故”(《实相论》65页)。

③用,觉性之用为周遍显现。觉性体空,然空而能现,故不是一切能现一切。
现为自现,而现门不灭。“现”指现出三有情器,轮回涅槃诸法。此具一切种相
之大空,不是空空如也之顽空,而是明空觉性,它具有随缘现出一切境相之功用。

此中妙用者乃是觉性之功能,各别现出轮回和涅槃”(《实相论》11页)。

“轮回涅槃所现,皆觉性之妙用,觉性本体轮回涅槃皆不可得”(《实相论》
10页)。

一切染净诸法,由觉性之用在觉性之相(光明)上明现,觉性之体空,所现
亦无有体,故空无所得。

“如是情器染净一切诸法皆为觉性菩提心所包罗,心上现故,无而明现,应
知皆是觉性之妙用”(《实相论》44页)。

“觉性菩提心,其体非任何所成(空),而其妙用具备能现一切万法,从本
以来它则称此为万有之界,或依处,这是本自元成”(《实相论》47页)。

“元成”,就是法尔本然。一切三有轮涅既是觉性光明与妙用之所现,何以
又说“现”是自现?自现指菩提心本有的作用,本自显现,非昔无今有。

“一切三有情器皆是心之自现,任运元成”(《实相论》56页)。

妙用能现出一切,但妙用非是一切,只有能现出的作用,此作用为觉性之本
有功能,本自“元成”,并非他求,此作用亦非妄缘所生,故说自现。

“觉性之体与其境中虽自现有三有轮涅之法,然非寻求而来,乃自现起”(
《实相论》50页)。

“显现,三有轮涅一切境相皆是自然智慧之妙用,游戏与庄严,除自现外,
无有其它”(《实相论》7页)。

“觉性体上所现一切外境,无而明现,自体本空,犹如影像”(《实相论》
46页)。

所谓无自性即无自体,无作者,指不出所现的作者是谁。觉性自性(光明)
犹如明镜,觉性妙用使影像在镜面上明现出来,虽所现各种三有情器世界,觉性
之体并无沾染和改易。“万有”不过是菩提心的光明妙用显现出来的幻影而己。
这影像既不是菩提心所造,亦非心的相用所造,它是无自性空,无造作者。众生
由于不了解“自现”之空色,妄起实执(39)。

“外一切境相为觉性妙用之妙色执以为境(所执),内八识心王及心所,由
大悲起现之门不灭明现,执以为我(能执)产生能所二种实执。然一切二执所现,
皆是觉性体中所起妙用之庄严与游戏,全无实义,乃无而明现之空色,于内外中
皆不可得”(《实相论》41页)。

这里所说妙用显现,说妙用是把迷相显现出来的显现者,并非妙用是这些迷
相的制造者。

“觉性能普现一切,但此唯一觉性而无作者,从本以来即住于元成之中”(
《实相论》67页)。

“此则名为一切三有情器世间皆于自现中元成,犹如梦境之自现,任运成就;
一切轮回涅槃之法乃觉性妙用中任运起现之游戏,犹如晶体显现五光;觉性菩提心,
广大明空,任运元成,犹如虚空”(《实相论》56页)。

光明明现万有,但光明不是万有。所以说名为“无而明现”。因为万有是客
观上所现之物,它是由众多因缘合和而成,无有独立自体,不能定指谁是造作者,
故说“无有”,非无所现之物。外境不实,显现在心中亦无实法可得,故说“无
有”。

譬如放映电影,光明比为银幕,妙用比为放映者,幕上所现图象比为三有轮
涅诸相,这图像的制造者不是银幕(光明),也不是放映人和机器(妙用),这
图像的存在是要牵涉到许多因缘条件,如作家的剧本,演员的表演,图相的录制
等众多造作者,所以这所现法之三有境相不能定指谁是制造者,它只能是往昔的
许多业力感召而成,譬如梦中情景,是由无明习气串习而成一样,不能定指谁是
制造者,故说为“自现”。

“实义之体即觉性,非是所作,亦非是作者”(《实相论》67页)。

妙相光明能明现影象,妙用能将影像现出来。关于所现影像则指不出谁是造
作者,现而无性,故说为“自现”,“无有”。这些自现可以视为是由业力因缘
等所造成,因缘生法则无自性,业力则不能有所定指。

“如虚空中,出现情器世间,轮涅诸法亦于觉性之中不灭明现,是何种力量
(功能)引起显现?由觉性的无明之力在心上起现八种心识,又由心识力出现三
界众生情器世间。如由梦力,引起在睡眠中出现梦境;又如由于瘟疫热病之力,
引起狂想,扰烦于心。轮回涅槃皆是自现,即起现时,即在空色中清净”(《实
相论》84页)。

“我与所取诸执境,最初即在法性中,皆是自觉自显现,本即显现昔未知,
我执缠缚五烦恼(40),本来觉性上自起,共同居住而不识。地、水、火、风四大
种,本来即是自本身,谁看不见眼迟钝……”(《实相论》7页)。

这里“自觉”指的觉性的光明,与菩提心同在,本即明现,非昔无今有,“
现”也是菩提心本具的功能(妙用)。此“现”为菩提心之大用,在众生时暂时
间为迷用,解脱时还归于大用。“用”既是觉性本体功能,觉体不灭,故用亦不
能断灭。“相”有随缘之用,此用即指本元显现,悟即现佛三身,不悟则现三有
轮回。

菩提心觉性自然智,虽无实体和相状,而能为一切轮回涅槃所依之界,但界
中所起三有境相,仅是菩提心之妙用和游戏,并无实法可得。

自明,自现,自解脱,这是法性,本自“元成”。


第二、统一大菩提心。

觉性之体、相、用三分统一于大菩提心中,是本自“元成”。觉性是个整体,
为了立言方便,故分为三分。

这三分的本质是佛的法报化三身,亦是佛性。

“此名为觉性菩提心,心性空分是法身,明分是报身,现分是化身”(《法
界宝藏论释》46页)。

此三分在体用上讲,法身之体,虽然不动,然报化的相用可以随缘应现。但
在本体上三身仅作为现源而住(本性功能),名本元三身,能否证得三身,则还
赖于众生的觉悟,若彻悟自心即可现证三身。然三身所显,亦属缘生法,如影像,
非法尔真体,不可执为胜义。若不悟者,三身现源则反成为显现轮回之现本。

“《普明续》云:“水晶如身性清净,无垢通彻净法身(空),虽现地、水、
火、风、空(有),所现无性智妙色,迷者妄心执有相,如空中现虹彩色,除空
无别现似别,如空与空无分别,法性法身无别空,自起,自明和自现,此乃智慧
之妙色,现似有别不灭明,明而无念智法身(体),自体自现报身佛(相),大
悲化身二边净(用)”(《实相论》43页)。

三身本为一体,佛与众生同具,无有胜劣之分。

“此与水晶及其内光为同一根源,无有胜劣。觉性空湛(体)如彼水晶,是
为法身(空分);其内五光,为觉性明分,是为报身;晶光能向外现而无所现,
为现门不灭分(现分),是为化身,此为本元三身,以一体故,于实义中无有胜
劣”(《实相论》49页)。

菩提心分为三分,心体本净是空、相、用随缘显现又是有,这空有一对矛盾
共居于一体之中。体空,有觉性,属精神,相,用和化现,属物质,这心和物二
者又是一重矛盾共居于一体之中。

由这两重矛盾构成菩提心,成为非空非有,或非心非色之法。他们说“非空”
是说菩提心体性虽空,然有相用功能,不落于断;“非有”说菩提心虽有相用,
然体性仍空,不落于常。此不落于空,有、断、常四边之见,正是中观的正见。

“一切法摄于觉性,此觉性菩提心,本体空寂,超出常边,自性光明,超出
断边,超越有、无、断、常四边境界,乃本自元成之性,最初本净,是谓无有破
立与转变”(《实相论》59页)。

“一切三有轮涅显现之法,皆无自性,超越于有,现法不灭超越于无,有无
二者皆不可得,超越二边,非二亦无有故,超越非二之名言”(《实相论》32
页)。

当然他们不说菩提心是非空非有,而是超越空有。说是此心既不可以说空,
也不可说为有,远离一切空言戏论。此非空非有,又名为真空妙有。“空”非空
无一物,谓之真空,有非自性实有,谓之妙有,此非空非有,本自“元成”。乃
是不可思议之法性。

心体空,有性能和作用,能化现,又是有,所以成了非空非有的了。本来非
空非有这种说法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这靠现量亲证。

《实相藏论》所谈的大菩提心包罗万有,无有一法而在菩提心外。万有总为
色心二法(41),当然菩提心包含有色心二法的因素(本性功能)。它的三分中,
明分的五光为地水火风空就是物质,物质以精微能释放光明。瑜伽行者在修定中
见到四大均放光明(微波)。光明是气所化,气之粗分聚而成形,即是物质。他
们说一切三有境相皆是觉性本有妙色(内光),妙色即是光明,具有能明的作用。
心物是觉性的本性功能,故是同元,可以互相转化。没有固定不变之物,没有固
定不变之心。在众生的粗根识上,有心物的对立,若修证到最高境界时二者则合
而为一,“平等”不二,就分不出那个是心,那个是物了。本来心,物(色)在
世俗缘起中各有其特征,但它们都是无有自性的,到最高境界时,各失特性,还
原真性,即相用亦属名言安立,均成为空,与大空融合而为一了。

在解脱之时,虽然一切均归法性,成为大空,这是摄用归体,相用均归本净
最初位中,相用隐而不显,相用本体功能并未消释。相用随缘所化本无自性,所
化虽灭,但并非相用功能断灭,不然成佛后则不能又再从体起用了,神通变化,
大用流行,岂不中断?因此它派说佛亦不长住寂灭之体,恐入断空。所以佛又要
起现报身世界,说法度众。菩提心体固然不动,因为有风鼓动,相(性)用又随
之运动,众生是业风(42),佛是智风,动则有相,于是遂各有所现的境界,佛有
游戏庄严的境界,作为如幻的佛世界,众生有攀援执取的境界,作为实有的众生
世界,菩提心的明现二分就是这些世界的现源。所谓相用归体即是融合入于本体,
如晶体之光融入晶体而归于无。但有体必有用,有用必有现,有现即成空,空而
又能现,这是“元成”,也即是规律。

“如空中云融入所生地,晶体光明亦隐入晶体,本元显现现诸轮涅,摄入空
境则成为本净之地”(《实相论》60页)。

本元显融入大空,此空名为一切种相大空,一切种胜相之大空,非空空如也
之顽空。所谓融入本体,亦即内收,非断灭也。若问佛已是解脱,一切己得自在,
相用自在,何以还要从体起用,且所起现一切,皆是幻化,又皆成为空无,那么
成佛为什么还要相用化现度生?答这是菩提心所作的幻化游戏,是法尔本然,本
自“元成”。

“一切境相三有轮涅之法皆是觉性菩提心所作之游戏与庄严”(《实相论》
7页)。可见有用必有现,不过佛之所现是大乐之境耳。

“佛得自在可以任意化现,自住于本自大乐之境”(《法界宝藏论释》8页)。

佛不能长守寂灭而不用,只有佛从体起用,用则随缘,化现万千,用不随缘
则摄用归体,体用一如而己。从真界起,即于真界中解脱,所谓“佛常住如如”
之义。

总之,对菩提心的看法,应如《神会语录》所说:“体空无相,不可为有,
用之不废,不可为无”。故保任此菩提心亦应既不着有,又不落空,如此才能与
法性相契合。


第三、如何致迷,如何解脱。

从体相用来分析起迷之情。

众生迷性是在“万有”的显现上,即相用的问题。对外取相执相(43),起惑
造业,流转生死。

万有之相实质是菩提心的内五光,外显为本元显现,由菩提心的妙用而现起
之游戏,本自“元成”。因最初认为内光在外执以为实,分为能(心)所(境),
二取分离,形成内外。故迷是由元成有而来的,若见境不执,即露明空心体。

众生执内五光为境,是执的本元显现(相),故本元显现是迷悟之根,任持
业果习气种子,因受业风鼓动,相续流转,遂成轮回。

然即此妄现亦是菩提心之妙用,由于不悟则只有轮回之相,而不现涅槃,故
一切迷情均由相用而起,相用为世界“万有”缘起之根源。

“万有”由“现”来,“现”是绝对的,是菩提心的妙用,不现不可能。只
要当下体认明空赤露,本自“元成”。但所现皆空,全无所得,“无有”如幻化。
众生之迷,在元成有上,执以为实,故应不执一切放下不管,即摄用归体。迷悟
的关键就在“现”上(境)的“管”字上。现是在心上现,故起惑造业也都是心
法。客观境界是有是无,不去管它,只要除去心上的实执就是解脱。

“色等五境(44)所现与及情器本身所现之法,皆是在心中现,故非是余,如
余所现如外境,亦无自性,犹如梦幻,余不可得,心亦不得,如幻八喻(45),乃
无而明现之空色……应知皆是心性自现之相,皆是空寂不变之界”(《实相论》
7页)。

“无而明现,乃幻戏所化,认为谛实,心遂受缚”(《实相论》17页)。

“觉性无体,境相空寂,除“现”而外,更无有余”(《实相论》44页)。

“现”既是心性之妙用,不现不可能,问题在执不执实上,一见现有境相,
则放置不管,自然成空,万现都是一瞬即过,了不可得。如果认为众生心中实执,
由烦恼种子习气所生,则要去对治修整,反入迷途。万现反映到心是空色,只有
了悟“无有”,不修不治,任运无为。

念起念灭,本无实体,自现自空,这是法性,也是方便。自现自空,既是法
性,则不能使之成空,或者想它空就空了。所以只有放任不管,管即不空,即是
实执,这是生死流转的根本,故应放任宽松,随心自在。心不自在因为有实执,
有爱憎取舍,有空有是非等差别,心不得“平等”,则起烦恼,故应无所执取希
求,“平等”而住。

“既知外境所现一切皆是觉性本有妙色(外光)如晶球之光,具有明现不灭
之性,则远离取境之心,所取之境既不可得,则内法觉性,显呈通彻赤露,犹如
晶球,由了知故,能取之心亦归消失,是即本净之地,由此可悟心境不二,皆是
菩提心自现之游戏境界,则一切诸法与法性自然智慧融成一味”(《实相论》
69页)。

“如是了知云融空,名为一境无分别,若尔烦恼境界相,了知自起自灭性,
众生被缠岂能有?”(《法界论》38页)。

外诸境显现时,在众生位,是通过根识上来显现的,只要根识接触之当时知
道明现是自性本有功能,立即摄用归体,住于觉性光明自明之中,则根识清净而
得解脱。

“外五境显现时,不外在根识上现,只要觉性清澄住于自明,根识则能在明
空体中清净,此是关键”(《实相论》54页)。

“外境显现时,难免不引起内心联想,起种种分别,但知其是起在境上,即
在此时,能起现之妙用,己算完成,可以听之任之,即妄念隐没无踪而获解脱。
对此应掌握三要点:〈1〉凡有所现要完全放下,〈2〉宽舒自如,〈3〉在境
上起时立即放松,此三要是紧要关头,应随一而守,如此方能把握着法身位之时
机”(《实相论》25页)。

“若悟无有之理,不须当下断除,则于其本处而获解脱,如幻像梦境相似”
(《实相论》41页)。

“外境内心一切诸法皆不可得,此无有法平等置之,如其所现,即现之时便
为无而自现,空色清净,犹如虚空”(《实相论》22页)。

“外境现相本无,明现之心及心之余法皆不可行,空而无体,应知本净。解
脱之时,妙用和及游戏(相用)以无体故如梦开觉,本自清净,本觉法身,无有
变异”(《实相论》10页)。

摄用归体这是返本还源的方法。觉性之体,本来通彻赤裸,“明空赤露,本
自解脱”,凡夫迷在“现有”上,无论外现境相,内起妄想杂念都是“现”所现
成空。只有放任不管。总之,心不随境走,就是解脱,心随境走,就是轮回。

宁玛派所说觉性是“明空赤露”这与禅宗所说“心珠独朗,常照世间”颇为
一致。明空赤露,赤露就是本有觉性,不着境,不取相“孤明独耀”一丝不挂,
明明朗朗,摆在那里,只是看你悟不悟,不把明空本净看成神密,所以噶举派说
“平常心”,就是觉性心体。宁玛派抓“吾人当前一念”,就是抓当前的“现”,
一切皆菩提心的自现,现是菩提心的妙用,“照顾当下”,在“现”之时,心不
随境走,不沾在境上,则自现清净,明空赤露。万现均是暂现,自生自灭。宇宙
间凡有为法没有一个永恒存在的不变的。所以要任运无修。无奈众生习气深重,
执法是实,联想追忆,纠缠不清,起惑造业,没完没了,这就是轮回。

“明空觉性大界极广大,相性不灭种种皆出现,凝视诸根,觉性法性显,六
尘放任不管,心安然,六识松驰正智自现界,通彻无有内外光显故,大返本行(46)
无修顿然成”(《实相论》23页)。

觉性菩提心,是真心,是超宇宙大心,包罗万有。心和物,心和境,有和空,
体和用在菩提心中均是统一的,“平等”圆融的。众生因为有无明,妄执能所,
产生二取实执,执内为心,外为境,裂之成二,是从超宇宙大心中划出小圈子,
成为吾人之妄心,执实有个体的心和身这个小宇宙,身心限制成为小圈。菩提心
妙用所现三有轮涅,反映到众生根识上执为心境二分。则成为有差别不“平等”
的小世界。解脱时消除了由执着所起之内外差别,打破这个小圈子,小空就能融
入大空,返本还元,“平等”圆融。那怕只是突破一点,小宇宙就能与大宇宙冥
契一点。近代气功师逐渐在证明,小圈子是由显意识执得太紧造成的,只要显意
识放松,潜意识就会出来,便可由小宇宙进入大宇宙,吸收宇宙的能量,接受宇
宙的信息,可产生不可思议的效应。他们说的潜意识也是无始以来无明习气薰习
而成之烦恼种子,说的宇宙也不超出这个世间,还是一种低层次的冥契。《实相
藏论》说万有均在菩提心中包罗,本来我们是在大圈子内,由于不悟,而不知道。
只要打破色心对立,能所对立,不起分别,心物合二为一,“平等”不二,不在
觉性大圈内划小圈,这样就能从小我融入真大我,回到法身本位,达到平等一味
境界。

“觉性它是无常(非有),无断(非空)为本来面目,超越内外能所二取,
此性(无为)远离善恶因果,无有异熟习气(47),故无生灭,此乃唯一通彻普贤
(48)之密意”(《实相论》18页)。

觉性体,相(性),用是三位一体的,解脱时仍回到明空大明点的原位上融
成一味,这是本自大“元成”的。

《信心铭》(49)中说:“二由一有,一亦莫守”,即指回到大本净的法身正
位不动。

总上,本论的中心要义就是说万有皆虚妄不实,“无有”只有“唯一”的菩
提心,“肯定唯一自然智,无始无终一真界,包罗万有离戏论,诸法法性精要义”
(《实相论》74页)。也如《华法经》说: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50)。
这就是大圆满所说关于觉性菩提心的实相。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日

注 释

(1)扎浦堆:在西藏自治区的前藏扎囊县境内。
(2)大菩提心:指众生的觉性,即自心本性,又名自然智。
(3)实相:含义很多,这里作"真实情况"解。
(4)有相之法:有造作,有功用的法门。如念经,持咒,观本尊,坛城,生圆二次等等
皆属有相之法。
(5)最初本界:指最初本体。
(6)本净:指自心本性本来清净,本无一物。
(7)本位:法身当体。
(8)三有情器:三有,即欲,色,无色三个世间,情即有情指众生,器,即器世间,指由
四大所成之山河大地,国土房舍等。
(9)本觉:众生自心本性有觉知之德,乃法尔本具,非由修造得来,此大多指佛法身。
(10)三门:即身,口,意三业。
(11)因道果:因位决择正见,道位实际修持,果位修证结果。
(12)功用:指不是任运无为而是要勤行其它加行。
(13)元成平等:指体用二分平等,如自体空寂和自现光明此二平等。
(14)自明自现:自明指菩提心之相是光明,是本具光明.自现指菩提心有能现之用,
是自然显现,非由他法而使之现,此自明自现均是天然成就不是由造作而成,
故是元成。
(15)穷尽:指已达法性实相之边际。
(16)根识:根,指眼,耳,鼻,舌,身等器官;识,指眼等五根之了白作用。
(17)觉醒等:指明空赤露之觉性。
(18)无生:无生灭。
(19)化用:变化之作用。
(20)法性:含义很多,此指诸法之真性。
(21)摩尼宝:译言如意珠,谓凡有所求皆能使人遂愿之珍宝。
(22)元成:不加功用,任运成就,如空和有,本来是二合为一的,是天然生就的,这个
真理遍通一切法。
(23)本元显现:为心光初现,是一切染净显现之根。
(24)元成八门:本元显现有八种显示,一,如悲心现;二,如光现;三,如身现;四,如
智现;五,如无分别现;六,如无边现;七,如染现;八,如净现。总之以本元显现
是迷悟染净均能显现。
(25)三摩地:入定境界。
(26)离戏:离去空言无实之戏言,如断,常,有,无四边皆是戏言。
(27)大明点:表空有融为一味之大圈。
(28)密意:佛的旨趣,意旨。
(29)普贤佛母:象征法界,为万有最初生起之本源。
(30)二空:指能所二执空。
(31)中边:指中心和四方。
(32)因明,声明:因明是论理学;声明是文字学。
(33)五大种:即地,水,火,风,空等物质的五大元。
(34)空之本色:本派谓空非是空空洞洞,空中有妙色,为佛三身及三有情器显现之
源。
(35)五光三妙色:五光即地,水,火,风,空五大元之光.三妙色,现佛法报化三身妙
色,或称三妙光,即体空光,性法性光,大悲觉性光。
(36)《法界宝藏论释》亦是隆钦大师所著《七宝藏论》之一。
(37)业与习气:业,指造作善恶等业;习气,指无始以来薰习而成之气分。
(38)远离一异:即既非是一,也非是异。
(39)实执:执以为实在。
(40)五烦恼:随,随眠,缚,随惑,缠。或作贪,嗔,眠,掉,疑。
(41)色心二法:色法为物质因素,心法精神因素。
(42)业风:业力所感召之风。
(43)取相着相:执取客观之境相而贪着不离。
(44)色等五境:即色,声,香,味,触五尘。
(45)如幻八喻:如梦,如幻,如眼华,如阳焰,如水月,如谷响,如乾达婆城,如变化自
性。
(46)大返本行:返本还原。
(47)异熟习气:如前世造业,今生成熟果报为异熟。习气即无明之气分。
(48)普贤佛:宁玛派说为最初之法身佛。
(49)《信心铭》:为禅宗三祖僧璨大师所著。
(50)见《妙法莲花经》方便品。
(51)觉性大菩提心它的同义异名有:本性、妙觉、自然智慧、大圆满、大明空、
真体、真性、法界、大我等等。

**********************************************************************
【由王小军居士输入并提供】


页首
 用户资料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9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_BY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